距离【喻文州x你】

ooc

ooc

ooc

喻队生日快乐

私设有

lo主不想做数学作业晚修一个小时写出来的渣渣

双视角

文中地理梗源自网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起初【喻】

  起初,我以为我和你的距离只是两张桌子。

那时恰逢学校进行课堂改革,我们的桌子平在了一块,面对面坐着。你我的中间是两张桌子,还有你用书砌起的小半堵墙和一瓶黑墨水,你伏在“墙”后做着作业。午休时间,阳光会从你身后的窗外散落在你长长的睫毛上。

你伸出手,拧开墨水瓶,轻轻转动钢笔的吸墨器,复又拧好盖子。

“喻文州,你在看什么?”似是察觉到我的目光,你抬头看向我,将短发撩到耳后。

“我在想,我这次的排名可能会落后于你。”我笑了笑,看着你,“短发撩到耳后会向前翘起来哦,放下来会更好看。”

“这种事情没有所谓吧?”你含糊地回答了一句,手中钢笔长长的笔杆在纸上摇动下了甚是好看的字迹。

    那时的你手腕很细很白。

    然后我看见你缩在你的“墙”后,将耳后的头发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我的小傻瓜。

二、一栋楼【你】

  高二文理分班。

  像是一幅被完全洗乱的牌。

  你去了北楼的理科班,而我还在这里。

  南楼的三楼,属于高二文科班。

 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,我和你的距离很远很远。

“喻文州,早啊。”

“早。”你总是这样,微笑的恰到好处,明明知道这只是礼节,却让我忍不住去喜欢。

 没有过多的言语,在不知不觉间走到路口,尔后分道扬镳。

我在一班,你在十一班。

正好隔空相望,视力好的人能看到对面的一动一静。我的视力很差,而我坚信喻文州你一定不会看我。

三,一条线【喻】

  也许没有任何人会想到,理科重点班的尖子生喻文州会选择退学打荣耀。几乎所有人都在反对。

  我曾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你说:“因为喜欢,所以才会去坚持。”那时你手上是一本厚重的地图册,右手还拿着小小的放大镜。

那时你的眼睛中有着万千星河。

G市离我们这里并不远。这座城很小,被仅有的一条地铁线路贯穿。只要乘上地铁,一个小时,坐到终点站,就能到达G市。

  “喻文州,加油。”你仰起头对我说,“若是喜欢就去坚持吧。”

     我想要伸出手去拥抱你,最后只拍了拍你的肩膀,附身在你耳边细语:

     “我要让这个世界记住我,你要等我。”

    当我乘上地铁的那一刻,我才发现我与你之间的距离早已经远不止两张桌子。

    请原谅我发现得太晚。

四、西风漂流【你】

     关于喻文州,我姑且将他定义为我青春年少的倾慕对象。

     我很笨,不知道喜欢、倾慕或是爱的区别,也懒得去想。我知道怯懦是我最大的毛病,因为害怕交流、被人笑话,害怕被喻文州发现我会忍不住偷偷看他,于是会在桌面用书挡住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抽屉有一半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说,他会让这个世界记住他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我是否应该继续等着他回来?

    一时随口说的吧。

    我从未走进过他的世界。他读理科,我读文科;他打荣耀,我却几乎与世隔绝得连网都不怎么上,更别提开电脑;他注定名扬四海,而我注定一生平凡。

   我早已习惯了孤独。

   以空间来论,我们中间早就不再是一座城的距离,我们在同一座城市,仅仅是几个地体站罢了。

   习惯孤独的我就是孤独的西风漂流。在坏绕地球一周后,也到不了你的心头。

    喻文州,你一定不会记得我。

    习惯了自己的不起眼,连他人记忆中的自己也在自身的习惯中被悄然抹去。

五、违背自然【喻】

“北大西洋暖流融化了北极圈内冰冻的摩尔曼斯克港口,

  漫长冬日后,离岸风吹回了阿拉伯海久违的索马里寒流,

  即使违背自然也没有关系,

  天南地北,我也会去找你。”

  你知道吗,我想你了。

  你还是否记得我?

  你可还在等我回去?

  快了。

六、生日快乐【你】

  “喻文州,生日快乐。”每年这个时候依旧会礼貌性发一条祝福,寥寥七字,言简意赅。打了无数次“我喜欢你”,又在无数次自我否定中将它删去。

   我像是在留给他些许对我的印象。

   “谢谢。”回复来得很快,“能下个楼吗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下来,我在你宿舍楼下。记得穿好衣服,这几天冷。”

      那四个字,我决定抱着必死的决心当面跟他说。

     就当是为自己的这场单恋画上句号。

八、晨线【喻】

我看着你局促地捏着衣角,一步步向我走来。

好久不见。

“你是否愿意与我顺着地球自转,去追逐晨线,每分每秒都拥抱日出?”

先是一丝诧异,看到你红透了的脸,无奈地笑着将你拥入怀中。

“天山南坡没有树,东非大草原夏盛冬枯,北冰洋没有大陆,大洋洲没有咸水湖。你就是我的唯一,没有替补。”

End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其实我知道这个故事写的并不好。

进入人生的第十七个年头,跟自己喜欢的人有太多遗憾。

【各位注意保暖】

来自身在莫名其妙就突然冷空气的广东的子棠。

  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4 )

© _子棠 | Powered by LOFTER